• 网站首页
  • 米诺托
  • 赫卡忒
  • 该亚
  • 尤拉诺斯
  • 克洛诺斯
  • 瑞亚
  • 欧申纳斯
  • 泰西丝
  • 大洋女神泰西丝(不喜勿入!望自重!)

    发布时间: 2019-12-06 12:51首页:主页 > 泰西丝 > 阅读()

      小时侯我妈在市医药公司工作,那时候改革开放刚刚开始,绝大多数公司基本上还是国营企业,大西北比较落后,那些公司的房舍基本上都是上了年头的老房子。当然那时侯也没有“房改”之类的政策,只要是公司员工,不管好坏总能分到一套房子。那时候我家就住在市医药公司分的两间接近“危房”等级的小平房里。虽然只有两间小平房,不过一间住人,一间放放杂物,当成厨房,一家三口倒也够用了。

      换岗的战友来了,我们交接完,互相敬礼,然后我转身向街口走去,在那里的路灯下,等待更远哨位的同伴们一起回去。站了两个小时,脚有点麻木了,主要是冻的。走上几步,活动一下感觉好舒服,再有十多分钟就可以钻被窝了,好爽。我快步走到街口,一个立正,然后左转,朝向战友将要走过来的方向,忽然看见对面有个穿红衣服的人正朝路灯这边走来。

      就在我为自己的特殊能力感到焦躁不安的时候,有一天周末父母带着我去市里最大寺庙逛庙会。那天正好碰上塔尔寺一个大来寺里讲经。很多人都围着听,我个子小,看不见,几位好心的大叔大婶让父母带着我坐到了最前面。那个大看到我之后忽然暂停讲经,对我说:“这个娃娃跟我有点缘分,你们先别走,我讲完经有件礼物送给你。”这句话当然引来了所有人的羡慕,纷纷跟我开起善意的玩笑,让我也难得快乐了一次。

      我冲着她微笑了下,然后转弯向哨位走去。好象她也冲我笑了下吧?虽然没有跟她说一句话,但是心里甜甜的,寒风吹在脸上也不觉得冷了。交接完毕,我站在岗台上,下意识地往街口的路灯看去,下哨的战友在路灯下站着,红衣已经不见了。

      好容易等到大讲完了经,他把我带到了一个禅房里,让父母在外面等着,然后关上门对我说:“娃娃,你是不是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事情?”我说:“是,我知道,我是眼见鬼。”大笑了笑说:“你也别不高兴,不是所有人都能见到鬼的,即便有人能见到也是因为鬼不小心显了形,不像你,你是真的“眼见鬼”,三界内有灵性的东西都逃不过你的眼睛。你也算万里挑一的幸运人了。”嘴上说是,心里想,还万里挑一的幸运呢,站者说话不腰疼,你见一个试试。大接着说:“其实鬼怪并不可怕,只要你掌握了跟他们打交道的办法,就不会受伤害,相反还能有不少好处呢。我们能在这遇见,说明我俩也有点缘分,娃娃,你赶快给我磕个头叫我声师父,我就给你点东西,以后你就不用再怕见到鬼了。”我那时侯小,不懂事,自尊心还强,说什么也不磕头认师父,现在想想差点就把这辈子最好的机缘错过了。老见我不磕头,有点生气,本来要赶我走了。幸亏这老也是个“老顽童”似的人物,你不认我这师父我就偏要你认。就在我转头要走的时候他一脚踢在我屁股上,给我踢了个“狗吃屎”。我哇就哭了,一边哭一边骂他:“老坏蛋,你敢踢我,我告我爸爸揍你,我爸爸当过军官,我让他拿枪蹦了你”。老也不在意,嘿嘿一乐跑到我面前,说:“乖徒弟,你既然拜了我,我也不能让你白拜,呐,这里两本经书,你拿去好好念,念完你就不怕鬼了。”我本来不想要,心里想着他要塞我手里我就扔了。结果这老(哦,现在应该是我师父了)好象知道我心里想什么似的,一边把经书往我手里塞,一边说:“你要敢扔我也不拦着,不过你要是不要,出门绝对被鬼吃了,你要不信就试试。”这一招虽然歹毒但是很有效。果然我嘴上说就不要,但是怎么着也不敢再扔了。老(哎~这师父我是始终叫不出口啊)见我没扔又嘿嘿一笑说:“娃娃,经书你拿了,不过可能还是看不懂,师父今天先传你点基础,知道这些基础你再看这两本经书就不难了。”于是他出去让我父母去寺里吃斋饭,然后自己端了两盘斋菜进来。一边吃,一边讲,讲的内容现在我也知道就是一些玄学的基础,包括周易,密法等的一部分。什么,给你讲讲?实在抱歉,这些东西各位自己学也能了解到一些,但是我知道的内容里有一部分是密法绝学,属于天机,除非我碰到有缘人,他还肯认我作师父,否则决不可泄露,不然会受天谴的,这是大的遗言,托我爸务必要再三叮嘱我的。这些内容虽然是基础,不过相当

    特别声明: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    网站首页 - 米诺托 - 赫卡忒 - 该亚 - 尤拉诺斯 - 克洛诺斯 - 瑞亚 - 欧申纳斯 - 泰西丝

   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: 官方微信: 服务热线:

   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
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大华彩票